风隐天下-【凤隐天下】我想自己写文。。此文有点玛丽苏不喜欢勿

军事新闻 2020-03-02183未知admin

  雪,纷扬飞落,一片一片,飘起来,好似纷飞的蝶,纷纷扬扬地飘落。一会儿比一会儿紧,在空中翩舞着,舞出各种曼妙的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随风飘逝。似舞如醉。沾染了白梅,添一丝玉般的色泽。

  一院的白梅,唯楼前一束红梅,鹤立鸡群,绝色倾城。傲然直立,再多幽香的白梅,如洗的白雪也都成了背景。

  “兰溪,你怎么又在这?不知道你的身体不能受寒?!”来人一身青衣,容颜清俊,年龄在20岁上下,一头乌发被风轻轻吹起,似神仙落尘。融入雪景,如画。

  他望着她呆愣住,如雪堆起来一般的人儿身子单薄,不盈这长袍。似是要融入这美好的画,是起大雪了么,风隐天下忽的眼前似是朦胧一层薄雾。。那人影显得格外的淡,仿佛下一瞬便要离开这尘一般。

  俄而人影又清晰了起来,她虽是在笑,苍白的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忧伤。风隐天下望向远方的眸子中带了一丝愁绪……真能称“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苍玄兮不禁摇摇头,她是个男子,怎能用这样的句子来呢?但偏偏又是极美的……美人何时最有风情?—— 一旦和愁绪搭上边的,没有一个人。

  兰溪捂口猛咳。这回苍玄兮没有跟她再废半句话,打横抱起轻的似张纸的少年。兰溪也没再说些什么,浑不在意,只是看了看他,笑了。回去的上,一上非议声堪比来也……【淡定,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没啥比喻的了~】

  一个领着孩子的姑娘在为二人如铸的容貌惊异的同时不经感慨道:“断袖啊……今日方见到一对活生生的断袖了……”

  所以还是要交代一下子的。。。。唉,身份什么的就是为了脑开洞想点好玩的剧情不卡文……好了,下面来一段。

  兰溪听着不禁起了恶作剧的念头。双手一搂苍玄兮的颈子,在他耳边和气:“你的一世英名,咳咳咳,可是毁在我的手上了呢……唔咳……”【啊哈~小受要了,不好意思有点偏。但是不想删这小段,就当BL写了】

  苍玄兮倒不是没听见那姑娘说的话,只是竟不觉的恼怒……好像和兰溪在一起被传也不觉得厌恶。这会感受到带着淡淡药香袭近竟不禁俊脸一红,俄而又转回正色:“兰溪,我这次来,是……罢了”

  “嗯?”他这欲言又止一脸离愁,还带着担忧。不禁了然:“玄兮……你,要走了?”

  苍玄兮一脸的望着她……复又莞尔,“是啊,我也不想瞒你,我……不叫苍玄兮。我原名轩辕哲。”【有米有人想喷?轩辕……其实吧,我想了好久也就这个姓比较像外族。】

  “呵,就是皇子……”苍玄兮,哦不。或者应该说是轩辕哲。笑得有几分轻蔑:“只不过,是一个被遗弃的皇子。。”

  “皇子倒也不尽然,不过是因为我的身上还留有一点那个人的血脉。母妃并不受宠,几乎是天天糟那个女人的,,却也不说些什么。用布条将已有身孕的身子裹着,辛苦生下了我。我看着都觉得母妃太软弱,为何不告诉父皇?就被她?!母妃总是笑得温和摸摸我的头并不说些什么。

  待到我长大了一些,渐渐明白了起来……不是母妃不说,而是即使说了也没有用。那个女人背后是谁?他母妃家里是些什么人?——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风声总有。。这些被那个人知道了,那个人甚至连眉毛都没抬一下,只是摇摇手中的奏折说随她们去吧,他管不了。”

  终是有一天,当他刚读完书,从夫子那里得到了……一高兴着奔回长欢宫却看见——冷清萧条的宫苑里哪还有什么服侍的小宫女。

  冲进屋内,一个曼妙的女子斜倚在地上,风隐天下唇角还残留着一丝暗红,已然没了呼吸。青衣墨发铺散在地上,衬得女子美丽的脸更加苍白……

  “啪嗒——”书卷落地的声音。“母妃!!!!!”朴素衣裳的小男孩跪倒在地痛苦地吼出声,宛如落单的大雁孤苦呜咽。

  他以前从来没见到过他的父皇,没有父爱,没有关系。他一直都觉得有母妃就够了,他是母妃的孩子就足够了,可是他的母妃?!!是他?不是么!轩辕哲头一次起了杀意,而且他想杀的这个人……是他所谓的“父亲”!

  今天去医院查视力做了散瞳,看什么都花花的。。完全写不了文……而且医生说最好24小时少用眼

  作为补偿,明天眼睛好点了我会二更的,把今天的补上。。或者说今天晚上眼睛不花我就来写点。【唔,好累。。。我素不素老了。。。。】

  “混账!”怒吼。一把甩开那瘦弱的人儿,手臂上一串牙印,渗出鲜血。被甩开的轩辕哲头部重重撞到石阶,血流如注,却不,倔强的高昂头颅。汩汩涌出的血色衬得他尚稚嫩的俊脸愈发苍白,傲气地看着那个人。

  在一帮太监的扯打下,轩辕哲依旧不肯低下头颅……大口喘息:“我……轩,轩辕哲……命不为。咳咳咳咳……不配为皇室……但求一死,望。。望圣上……成,成全……”

  呵,逆子?你还知道子……罢了。母妃,儿臣不孝,不能为你守墓,只能来陪你了。

  “看见你昏倒在那荒山野岭,便顺手将你救了。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从今往后你便跟着我可好?”

  “兰溪,那个人,我无法原谅。即使他身为有他的苦衷!他说他找了我十七年,他说他错了,他说他患了重病,没有别的子嗣。让我回去……可……”

  “回去,怎么能不回去呢?他给了你多少痛你自然是要去告诉他的……”兰溪容色冰冷带着怒意,淡淡说道。

  轩辕哲怔怔的看着她,她这般恨意,他明了,也许她所谓的父亲和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吧。他因为有好心人的搭救,感受到的温暖。而她却是在这的家族中,没有任何人的关照,撑了十四年。

  或许他忘了,她遇上了他。而他不想回去的原因还有一个——他又有了新的牵挂。

  轩辕哲回忆起往事心中虽沉重,但是看着她却起了笑意:“我回去了,我们就见不到了,你不想我?”

  “你想啊,你当了,咳……那么多美人儿围着你转呢,到时候哲你哪里还有时间来想我这个兄弟。”兰溪笑着调侃他。“唔咳咳咳……”

  “兰溪,你看我是那样的人么?”轩辕哲听到她口中吐出“美人围着他”转就莫名的窝火!不知道为什么,却让他整个人都特别的不舒服。

  兰溪一身白衣胜雪,肩上披着披风披风顶端是一圈绒毛。衬着兰溪越发粉雕玉琢。墨发过腰,用白丝带高高束起,飘逸清雅,好一个如玉的公子。

  走在大街上,人眼中都不禁露出惊艳,天啊,竟有如此出尘的人儿,比女子还要美的少年。

  兰溪嘴角抽搐,二,二百两。贵的骇啊。不过这玉倒是好玉,说不定到大市场上还要贵出许多。

  见她没说话,小贩又开始道:“公子啊,这可是祖传的玉佩,千金难求啊,就二百两银子真的不贵!”

  “嗯,就要这块了。”说罢兰溪从袖中掏出二百两的银票【据说古人的袖子是,什么都能藏……于是乎,俄就这样写了。表吐槽我】

  男子见到她转过身,那出尘的仙气不有眼中露出,待到见到她的容貌,他是彻底的呆住了!美,真的只能用这一个字来形容。仿佛任何词语都会他的清雅。是那般惊艳……

  兰溪顿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柳眉皱了皱,冷清的声音听不出情绪道:“公子若是无事,我便先行离开了……”

  “等一下——”男子挥了挥手,周围便出现几个家丁模样的男子。只见他搓了搓手:“本王见到公子气质不凡,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仙气……令本王好生仰慕,想与公子结识一下,到王府一叙,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周围摆摊的,看热闹的,纷纷摇头,小声嘀咕:“哎哎!是那个风流王爷,男女通吃呢。”旁边有的:“这公子怕是难逃一节了……”

  “在下有幸得王爷欣赏,心中感激,这一叙还是不必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了。”

  她缓缓抬头:”放开我。“看见那男子还的盯着她的容颜,不由勾起冷冷嘲弄的笑容。

原文标题:风隐天下-【凤隐天下】我想自己写文。。此文有点玛丽苏不喜欢勿 网址:http://www.northeasterncps.com/junshixinwen/2020/0302/203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灵丹妙药新闻网 www.northeasterncp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