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叔侄冤案检察官:他们遭我整晚失眠

科技新闻 2020-03-2569未知admin

  时代巨变的中,坚守初心,犹如傲骨凌霜。唯有守护最初梦想的毅力和勇气,才是推动国家进步的力量。

  2003年11月11日,我们从永安106出发,记录这个国家一点一滴的变化。12年后,我们选择了30人——他们无论身处喧嚣躁动,抑或时代逆流,均以不变的应对万变的困局。

  在岁月的年轮中,他们有快意、有消沉,有对酒当、有失意彷徨。在一次次的磨砺中,不忘初心,举步向前。

  张彪1951年生,新疆石河子市检察院监所检察科原检察员,从事工作32年。5年,助张高平、张辉叔侄翻案。

  尽管已经岁,张彪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他非常注重形象,拍照前,一定将从头到尾整理一遍,然后用发胶捋顺头发。

  “出名之后,生活完全被打乱。”张彪说。他不断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助信、求助电话;参加机关、学校、社区等各单位邀请的法律宣讲等活动;参加检察院的案件审查和讨论。这些几乎占用了他全部时间。

  2003年,长途货运司机张高平和侄子张辉受人之托,搭载一个女孩去杭州。第二天,女孩被发现遭人,叔侄二人被认定为凶手,分别被判15年和死缓,转到新疆服刑。

  2008年,担任石河子检察院监所检察科检察官的张彪发现案件疑点后,帮助他们,锲而不舍5年。2013年3月,张氏叔侄被浙江省高级宣判无罪。

  张彪被称为“冤案的幕后英雄”,被律师们称为“体制内的健康力量”,最高检授予他“全国模范检察官”称。

  在此前,他是中国最基层的检察官,工作32年,直到退休,仍是普通科员。“做了一辈子的‘大头兵’,我曾想过,做点事情,能够像流星划过天空,留下一道光。现在做到了,非常知足。”

  10月12日,张彪参加一场,朋友向新来的人介绍:这是张彪,“张高平、张辉案件”里的检察官。(微信ID:bjnews_xjb)

  对方将“啊”字拉得很长,从座位上站起来,“我在电视上看过您,难怪这么眼熟。”他跑过来和张彪握手、合影。

  张彪现在无疑是石河子最出名的人物:写着“最美石河子人”的巨幅照片摆在公交站牌等大街小巷醒目。到菜市场买菜,有人在身后指点,“这不是那个电视里的人吗?”

  张氏叔侄案后,荣誉纷至沓来:最美检察官、年度人物、责任、自治区优秀……

  还有张彪最为看重的“全国模范检察官”。最高检一位官员曾和张彪说,“你是检察系统唯一一位退休后获此荣誉的人,恐怕以后再不会有第二人了。”

  2014年,新疆尔自治区检察院和石河子检察院聘请退休的张彪为特约检察员,并设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办公室;石河子设立了张彪调解室;全疆检察机关监所检察部门设立“张彪岗”。

  荣誉纷至沓来让张彪有点不知所措。刚开始,他依然延续着谨小慎微的特质,甚至了的采访。

  出生于1951年的张彪,身上带有浓厚的“50年代风格”,他相信集体荣誉高于个人荣誉,“没有集体,哪会有个人。”

  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做这件事,离不开领导的支持、同事及兄弟单位的配合、以及浙江方面勇于纠错的。

  他尽量将话说得。尽管在当初,漫长过程中,浙江方面从未给过他回复,一些同事也并未像他说的支持他。

  “刚工作后不久,我曾经想过,做一名合格的检察官,做点事情,我现在做到了,做了一件有益于的事,没有白来这个世界。足矣。”

  10月12日的晚宴进行到了后半场,有人提议张彪讲一讲“张氏叔侄案”始末。微醺的张彪放下酒杯,花20分钟讲了这起案件,提到各种从未在上出现过的案件背后细节,众人唏嘘不已,感叹命运无常。

  “张氏叔侄案”已经成为张彪身上的标签。这件现在仅用百字即能说清的事情,在当初,张彪了5年。

  2007年,张彪时任石河子检察院监所检察科的检察官。向他反映,有个不服,让他帮忙去“稳定情绪”。

  是张高平。2003年,他和侄子张辉因为好心顺搭载了一个女孩,卷入一起“案”,锒铛。

  谈话的半个小时里,张高平说他被,给张彪看他胳膊上被烫伤的痕迹,讲他被被错判的经过。讲着讲着。

  2008年,张高平又一次找到张彪。他说无意中在上看到一起案件:一个已经服刑5年的“犯”被无罪获释。在接受采访时,他说自己的“书”由一个“牢头”逼他抄写。

  牢头叫袁连芳,张高平印象深刻。因为当时侄子张辉写书的也叫袁连芳。而张辉的书被采信,成为两人口供之外,整案中惟一张辉的证言。

  张彪也觉得事情蹊跷,他专门向浙江和河南调取了袁连芳的资料,发现是同一人。案件疑点越来越多。

  此后,张彪通过正规渠道给浙江方面邮寄了五六封反映问题的公函,均石沉大海;张高平自己邮寄的材料更是音讯皆无。

  张彪还隔三差五致电浙江方面询问案件进展。当时,石河子检察院只有办公室有一部公用的长途电话,他甚至把当时的办公室主任都“打烦了”。

  除了等待别无他法,但张彪将在2011年退休。“退休后,我将失去使用我工作的机会,只能留给同志来管,可是又担心他们不太熟悉。”

  这是张彪最为的时期。“怎么就是进入不了程序呢?明知在脚下,却不知往哪里走。困惑、看不到希望。”

  张彪每天早上跑步,跑着跑着就想起这件事,对着天大喊,以抒解郁闷之气。“都养成习惯了,现在早上跑步还会喊,不然觉得憋气得很。”

  压力来自案件缓慢的进展,也来自周遭的闲言碎语。因为和张高平都姓张,有人传言他们是亲戚;有人说张彪收了张高平4000块钱,“不然你怎么会对张高平这么关心”;因为常和张高平见面,而张高平本身不服从,张彪被方面,称他影响管理。

  2011年9月,张彪退休,“但心里有块石头没有落地。”他鼓励张高平的哥哥张高发,“砸锅卖铁都要下去。”(微信ID:bjnews_xjb)

  张彪一度听闻案件代理律师打算放弃。他连夜给律师发了一条,“很难,你千万别放弃,每到深夜,想起张高平哭诉被的情景,我就难以入眠。”

  2013年3月,张氏叔侄终被宣告无罪。张高平第一个把电话打给张彪。电话这边,张彪连说“好!好!好!”

  他一下子想起5年来所有的付出和委屈,“那一刻,想说很多,但一两句线岁的张彪哭了。

  10月11日,张彪在家中接受新京报(微信ID:bjnews_xjb)专访。

  “这是检察系统养老的地方,一般把老同志放到这个科室,任务是到里巡查、检察,只要不出事,就没事儿。不像公诉科、反贪局等前沿部门,业务紧张。”张彪说,在这里,你可以很闲,也可以很忙,全凭自觉。

  “但我不是为了养老去的,也没有觉得老。”张彪评价自己是一个闲不住、想做点贡献的人,“做一天撞一天钟,也得把钟撞响,对得起工资,你不能每天到办公室喝茶、看、聊闲篇。”

  在监所近十年,张彪先后发现和纠正违法减刑、假释74人;办理人员、举报案件21件,其中发现问题依法复查7件;参与办理罪犯又犯罪案件12件,出庭支持公诉12件;纠正服刑人员刑期计算错误9件。

  张彪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在他的印象里,很多人到家里来,说事情、吵架,“搞得你窝很。我当时就想不要当官,做个普通老百姓多。”

  自1980年离开部队,张彪进入石河子市检察院工作,从此开始32年的检察官生涯。其间,张彪先后在科、公诉科、监所检察科工作过,直到2011年,以普通科员身份退休。

  张彪被说得“怪难受的”。1998年左右,检察院竞争上岗,张彪决定和5人竞争一个副科长的。临到上台,他了,拿着讲稿找到院长,“太紧张,我实在受不了。”

  在院长的鼓励下,他最终上台,结果落选。评价没有领导艺术的张彪,自此再没有“进步”的想法。

  “就像刚参加工作时一样,我只想踏踏实实做好一名检察官。”面对众多记者要他评价张高平案件中他的角色时,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确实是我的职责,应该做的啊,没想到会获得这么多荣誉。如果说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我想就是更能吧。”

  10月13日,张彪到办护照,想顺到女儿家看看。但接了个电话,他当晚就赶回了石河子。(微信ID:bjnews_xjb)

  这些事情着张彪现在的生活。张氏叔侄后至今,他共收到全国的求助信近500封;求助电话近千个;来石河子反映问题的人约80人。

  新疆比内地时间晚两个小时,很多人在早上8点打来电线点钟;有的人说起来一两个小时,“拿电话的胳膊都举累了。”

  “我退休了,可是退不了。”张彪说,者们觉得他能力很大,能解决张高平这种案子,一定能解决他们的问题。

  事实上,张彪邮寄给有管辖权部门的信件,回复者不到5%;解决的不到2%。“有一些地方会积极回复,但过了一段时间,我给求助人打电话,发现根本没有解决或者没有人找他们。那些人在敷衍我。”

  他不想做英雄,更想过老百姓无忧无虑的日子,但当了一辈子“大头兵”的张彪,至今不会别人的请求或者要求。尽管他知道自己可能管不了。还是会有求必复。

  他仔细阅读反映问题的材料,如果存在问题,去电提出,并将信件转给有管辖权的部门办理。

  “看到弱者、看到受委屈的人,就想伸出援手,这是人的本性,也是我这么多年工作形成的习惯。”

  这也是荣誉所带来的心态变化。“这个给了我尊重和荣誉,我希望自己能有一些回馈,希望自己更有责任感,这些感觉都是以前不曾有的。”

  10月12日上午,张彪受邀到石河子东城街道41社区做法律宣讲。他再次讲起张氏叔侄案件始末,谈吐自如、收到多次掌声。

  走出社区大门后,一位中年妇女追了出来,向张彪鞠躬,“如果所有检察官都像您这样,这个就太美好了。”

  张彪:我的一生只从事了检察官这样一个职业,我想当一名合格的检察官。做点事情,能够像流星一样划过天空,留下一道光。目前来看,我算是一个满意的检察官。

  张彪:2008年到我退休的2011年。当时,张高平案件发现了重大疑点,我一直在反映、,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明知在脚下,却不知道往哪里走。困惑、揪心、看不到希望。

  张彪:由于获得了结果,我也收获了从未想到过的巨誉和尊重,很快乐;而痛苦,是这个过程特别漫长。

  张彪:没有很好陪伴自己的家人。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我在连队的地里干活。是别人打电话告诉我的。孩子出生了,没有在她们母女身边,终身遗憾。

  张彪:满意。我没有白来这个世界,做了一件有益于、有益于群众的好事。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微信(xinlang-xinwen)。

  钱理群入住高档养老社区的个案揭橥了一点,即养老院并们惯常认为的那样,那是生命的最后驿站,只能静候死神的到来,不是的,老人们完全可以像钱理群那样,将养老院当作自己的新家。

  还稳健吗?显然不大像了。从连续的降息、降准,再到信贷质押再贷款,央行政策宽松已是呼之欲出。只是稳健是一面旗帜,宽松有诸多弊端。于是,情况就变得很具有中国特色:表面上,稳健的大旗必须要高举;实际上,宽松的动作,决不能少做。

  总结今天的四则新闻,它们共同构画了当下中国的一副图景——经济为了保持较高速度,正在试图成功驾驭高难度杂技,收割利益的人也有被收割到无可逃的时候,而围观者们,总不嫌事儿大,觉得每一个人的倒下都不值得同情……

  一说参政议政,圈内人士就知道你是党派,但上许多人只知道中国党,并不知道有党派,你得费一番口舌去解释,解释完了,他们还要惋惜地反问一句,“你条件不错,怎么不加入啊?”言外之意,我误入了。

原文标题:浙江叔侄冤案检察官:他们遭我整晚失眠 网址:http://www.northeasterncps.com/kejixinwen/2020/0325/1000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灵丹妙药新闻网 www.northeasterncp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