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侄冤案”:纠错过程为何这么难?

科技新闻 2020-03-25167未知admin

  一旦冤案形成,即使出现了足以判决的新,纠错竟也是阻力重重,原因何在?

  据报道,浙江的张高平、张辉“叔侄冤案”历经近十年,前不久终于。近日,参与“解救”叔侄俩的一名已退休检察官,向讲述了整个翻案过程。让人再次感受到这样一起并不复杂的冤案,纠错过程却是异常的。

  2004年判决的这起冤案,当初判决有罪的明显不足:死者指甲里的DNA与张氏叔侄不匹配,警方没有找到任何痕迹,两个嫌犯的口供相互矛盾……如果司法机关能严格《刑事诉讼法》的“无罪推定”“罪疑从无”,有一个存在疑点,就不应该。但正是当地机关的层层失守,最终导致冤案的发生。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一旦冤案形成,即使出现了足以判决的新,纠错竟也是阻力重重。

  张高平在服刑地不断,甚至了石河子市检察院驻监检察官张飚。石河子市检察院调阅材料后,也发现了几个疑点,随后多次向浙江发函,但多年石沉海底。

  2008年,河南马廷新案全国轰动,牵出了“狱侦耳目”袁连芳。离奇的是,当初在“叔侄冤案”一审有罪判决中,26条几乎都是事发前后的间接旁证,只有这个“袁连芳”的证词称:张辉在所里自称曾过一名女子。

  那么,浙江警方,以及为袁“立功”减刑的,不可能不知道;既然袁已参与制造了一起冤案,那么理应对于涉及他的案件主动进行复核,勇于承认错误,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否则此案2008年就应该。相反,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石河子市检察院核实两案中的“袁连芳”是同一个人。

  但即便石河子检察院做了大量调查核实工作,一再给浙江、检察院寄交材料,检察官张飚甚至还曾亲自致电浙江省,但都未能启动再审纠错程序。

  从制度上说,我国的刑事再审程序的启动,事实上只以生效判决“确有错误”为前提,这有很明显的主观主义色彩;从程序上说,一般由司法机关通过书面检查启动,没有当事人律师、证人直接参与的听证程序。哪些新能证明原判“确有错误”,由司法机关,甚至是由原审来认定,这就增加了翻案难度。

  因此,如果不是新疆检察官的一再,不是报道的推动,或许这起冤案至今难雪。现在浙江省厅通过微博,向当事人及家属道歉。但是,那些自认为办案“无懈可击”的司法人员,至今没有受追究;一再忽视石河子检察院递交的材料的、检察院,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对这起冤案的纠错和反思不能就此结束。需要有对具体人员的问责,也需要相关法律制度的完善。

  薛蛮子已取保候审罗青长逝世现身古城博物馆被盗奥巴马4月23日访日国安委会议国际电影节开幕国航供机上宽带服务俞可平求是刊文硕士生在少林寺就业胡德平访日见安倍李代沫已正式韩国客轮沉没美媒称中国妨碍搜救华润董事长否认贪腐

原文标题:“叔侄冤案”:纠错过程为何这么难? 网址:http://www.northeasterncps.com/kejixinwen/2020/0325/1000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灵丹妙药新闻网 www.northeasterncp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