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韵词音完整_百度文库

时尚新闻 2020-03-23134未知admin

  丹韵词音·诗意春风(第一集) 于丹 今天我们在这儿说说中国的诗。其实每一个中国人是在诗里,不知不觉完成了自己 生命的成长。小的时候,我们谁没有跟着李白看过床前明月光?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做思 乡,但是孩子的眼睛会像月光一样,清清亮亮的。谁小的时候没跟着孟背过“春眠不觉 晓,处处闻啼鸟”?也许,我们起起落落背诗的声音就像啼鸟一样。谁长大以后恋爱中或失 恋的时候,没有想起李商隐的那个比喻“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春蚕和蜡炬 成了我们心里两个可以寄托的意象。谁在忙碌烦恼的时候不知道陶渊明呢?都在想着他的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吧!可以说,千古夕阳之下,陶渊明的心,温暖了后世每一丛 带霜的菊花。 再长大,我们心事沉沉,有了更深沉的焦虑、更深沉的忧伤。都知道李后主的“问君能 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浩荡的悲伤跟我们自己的一己之悲比起来,是不是 我们的心会稍稍放下一点呢? 年华再老去,我们都会轻轻地叹一声气,想起蒋捷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 了芭蕉”,这里面没有撕心裂肺的悲,但是那种淡淡面对逝水流光时候的窥探,不是一种 深沉的人生吗? 所有这一切,里面其实都有一个核心的传承,那就是意象。不管明月、啼鸟、菊花、蜡 烛、春蚕、江水还是樱桃、芭蕉,中国人在时光中的,从来不是直接去说我或喜、我或 悲、我或愁、我或激扬,他一定会托付给某一个意象。 走到今天,我们的眼界更开阔了,我们的技术更发达了,我们的物质更繁盛了,每一个 人生命中的可能性都在增长。但是我们的诗情有托付吗?我们总会有某种时刻,忽然间诗思 上涌,但是吟不出口来。因为我们不知道去找到一个什么样的载体,而这个载体在诗中就是 意象。很多人会说,时光走到了今天,诗对我们究竟是一种必需品还是一种奢侈品?可能相 比于我们的贷,孩子的学费,还有我们的医药费,还有每一个人工作中的那些梦想,诗 真的变得很奢侈。但是我想,如果我们真的愿意相信,诗意是中国人生命中的必需品,我们 也许真的就可以过得诗意盎然。 什么是春天呢?春天其实是中朦胧的一种憧憬,是对生命所有的寄予和希望。中国 人爱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也就是说,春光之中一切还都来得及。一点一点地,把梦想种在现 实的土地上,看它开花,看它抽穗,看它结果。这个过程你还可以企望,所以春天来得总是 格外细腻。中国人为什么诗情老是围绕着早春呢?因为春天写的总有一些美丽的发现。一个 早春冉冉升起,直到年华渐远,一个新的岁月开始了,在这个早春中,中一切的舒展, 如此从容。 小学课本里就有韩愈写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 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寥寥四句,一首七绝,读起来每一个字那么耐 人寻味。天街小雨润如酥,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想一想,那种酥软酥麻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今天会觉得雨打下来是潮的是湿的,你说它润,我们能理解,你能感觉到什么叫小雨如 酥吗? 他的这一句诗,总是让我想起来汤显祖写《牡丹亭》杜丽娘在游园之前看春天,二八芳 华少女对春天的那种形容。她说“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她说你看袅袅的晴光, 它是摇漾着吹来了我闲闲的院落。我眼前的春天是什么呢?春天如同细细的彩丝彩线一样, 到我的眼前,一痕一痕地抽开。 春天要有什么样的心才能去发现润如酥的小雨,春光如线袅袅袭来呢?韩韩愈接着说, 草色遥看近却无。这个感受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过,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还曾记得,远远看去 连成片的草地似乎已经朦朦绿色了,但是你近了去看,不管地上的草还是眼前的柳枝,分明 还没有绿意,只有离得很远的时候,淡淡的一抹,这就叫“遥看近却无”。柳丝已经摇漾了, 什么样的柳呢?他用了一个字,叫做“烟”柳。“最是一年春好处”,最好的春天是摇漾的烟 柳满皇都。我们知道,形容水上含烟袅袅升起的时候,有一个词,叫做“烟波”。烟波浩渺 那也是如烟,柳丝荡漾依然如烟,事如烟,看岁月也如烟。有些往事不如烟,它还 缭绕在心,我们能够知道烟字里面,袅袅荡涌的那种气息、那种光影对我们的心是一种什么 样的打动。只有早春才是如此,春光再盛、再晚的时候,都不是这番景色。 我们小的时候,都背过贺知章的《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 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这个诗词我还记得,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就开始教我 背,而且带着我去看什么叫做细叶新裁出,等到我的孩子上了幼儿园回来,又是奶声奶气地 在念这首诗,所有人的年华都曾经从早春经过,我们都曾经天真地用小手拈着柳叶,去用孩 子一样浪漫的幻想去想什么叫做“二月春风似剪刀”。是春风一缕一缕的,像我们做手工剪 彩纸那样,把柳丝裁成了这等婀娜的模样。 其实在累了的时候,我喜欢对着一盏春茶,淡淡地在心里去回忆这些小时候念熟的句子, 心渐渐地就柔软了,就松弛了,被春雨滋润了,被烟柳了,心渐渐地就轻盈了,被春风 托举了。 我们还有多少春光可以流连?我们今天忙得已经分不出一年四季了。我们试一试跟着白 居易走一走钱塘湖边。 “孤山寺北贾亭西”,这个地方是哪儿呢?“水面初平云脚低”,显然这是西湖了。只有 春天的水面渐渐渐渐地涨起来,可以用“初平”,因为它从冬天的低落已经春水上涨。而远 处天边的春云渐渐垂下来,水和天渐渐要相连了。再看近处,“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 啄春泥”,对得如此之工,但是新鲜、玲珑、活泼、流利。他用的是“几处”,用的是“谁家”, 想想看如果我们换一个字,说,处处早莺,那就用不着争暖树了,因为已经到处莺,显然 春已盛;我们再换一个字,用家家新燕,那就不用小心翼翼地啄春泥了,因为那已经到暮春 了,莺燕舞都已经多出来的时候,哪有这点“几处”和“早春”的时候,里蓦然相逢 的惊喜呢?渐渐地,春真的深了。“乱花渐欲迷人眼”,花逐渐开得纷盛了,纷纷扰红之 间,人眼开始变得迷离了、沉醉了。“浅草才能没马蹄”,花绽放的时候草跟着长,但是草还 未深,在这一条笔直大道的白堤上,多少人踏马游春,你想过吗?马蹄下

原文标题:丹韵词音完整_百度文库 网址:http://www.northeasterncps.com/shishangxinwen/2020/0323/913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灵丹妙药新闻网 www.northeasterncp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