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雇佣兵 为何有大量中国兵:负案人员乐园

头条新闻 2020-05-22180未知admin

  “魔”徐小明,在当过兵,回国后看见谁都想杀,更残的是,几乎每次后,他都会将被害人碎尸。

  虽然并不常见,但中国人在当兵的新闻还是偶然可见于主流。但就像此次8名中国籍兵后一样,这些新闻都是负面性的报道,尤以罪犯实施恶性犯罪后被曾经在有过兵经历的形式最为常见。

  比如在聚众滋事过程中、刀捅者,被判处十五年的前成都、重庆散打冠军黎泽兵;多起抢劫碎尸案的凶手徐小明;以及流窜江苏、湖南、重庆多起持枪抢劫案的周克华;这些人被查证出都有在当兵的历史。徐小明在过程中还说,正是这种经历使他视人命如草芥。

  能够出现在新闻里的人终归是少数,更多的前兵在回国之后并不知道他们的过往,也极少有人为他们在国外的作为而在国内接受司法制度上的调查和审判。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些中国籍兵在活跃的经历里,绝大部分时候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的,为大大小小各种制贩毒集团充当的。实际上不少兵回国的目的,正是为了开辟国内新的毒品市场,或是引诱国内人去享受黄赌毒等非法活动抽取提成,有些直接就是以蛇头的身份拉新人过去当兵。

  而在近年以来,另一种人数比例很少,但潜在更大的中国籍兵开始出现。这些兵虽然同样为活跃在的制贩毒集团,丛林雇佣兵但其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经济收入,而是有着强烈的意识形态,实际上就是受等所指挥安排的。他们通过向国内贩毒,既为获得经费,又能进一步腐坏国内的基础,而且这些武装贩毒行为本身就是用以练兵的重要乃至主要环节。

  以昆明3.1事件为例,的由于无法出境完成的任务安排,转而将袭击目标定为昆明火车站,导致了29死143伤的伤亡。而这起中,不仅境内外内外的行为特征表现的极为明显,而且其藏身区域、转移径和云南传统毒品集散地、贩毒通道出现了高度重合。这种恐毒结合,以恐贩毒、以毒养恐的手段,实际上正是内各种割据武装以军贩毒、以毒养军的翻版。

  中国籍兵在的活跃,无论对于还是中国都没有好处。尤其对于我国,兵的回流带来的不只是涉毒、犯罪等刑事治安问题,而且已经从和公共安全的高度上造成了严重而且直接的隐患和。然而这些问题要解决起来极其困难,不仅涉及到乃至其它东南亚国家复杂的历史,同样也被国内的种种民族政策所阻碍。

  从传统上说,的中国籍兵多主要源自于三个因素:地理条件上中缅边境相接,地形复杂,无论是按正常手续过关或是偷渡都很容易实现;基础上北部存在相当规模的华人聚居,不仅电力、通讯服务都是从国内延伸过去的,就连主要的通用货币也是币;各方割据武装出于壮大自身的需要一直在扩大兵源,也在有意识的向国内兵。

  以佤邦为例,它的主要经济支柱除了制贩毒以外,就是赌博业和在缅泰边境走私汽车;而其中赌博业和伴生的业都是针对中国境内游客开设的。易于融入的相似、不受管束的黄赌毒,使缅北成为了国内不少人眼中最适合发展的法外之地。很多身无一技之长、或是身负案底、甚至只是单纯喜好冒险的人都把去当兵看成了一条出。

  9.11事件以后,美国反恐的力度空前加大,国内的从中东等地获取资金的传统渠道被严重,开始大力寻求新的经济支柱。由于我国法律、政策执行向来对少数民族采取宽待优待政策,因此在一些地方毒品的影响始终没有真正消除过。

  在以后,云南边境此类地区迅速成为了国外毒品流入和国内毒贩、兵出入的重要枢纽,例如著名的平远街缉毒战斗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而由于相似的意识形态,这些地区的毒贩和毒品贩运通道迅速成为了们的最佳合作对象,形成了毒贩出钱出渠道提供,出人力的毒恐合流现象。

  对于新兴的兵来说,一方面容易进入,在脱离国内的出入境管理以后,他们可以更容易的和东南亚极端组织进行联系接触,要转赴中东、、土耳其这些地方也容易得多。另一方面国内处于事实上的状态,北部被各种大大小小的武装所分割,政令互不通行;以制毒贩毒的小型割据武装面目出现以后,很容易就能在云南境外扎根,随时遥控国内的毒品贩运和。

  在清朝入关17年后,最后一支还在抵抗的明军小部队不愿投降清军,退入山区,他们就是现在的果敢族,虽然只是一个不到20万人口的民族,但是却一直武装,不肯臣服。图为果敢小孩。

  之所以形成武装的实际现状,这源于它内部的民族斗争。是多民族国家,1983年划定的民族数量达到135个,很多民族之间的文化认同和意识形态差异相当大。比如汉族(果敢族)、佤族等主要受中华文化传统的影响,而缅族等则主要受印度文化影响,受影响的则有潘泰人(云南)、罗兴伽人()、以及使用乌尔都语和印地语的印度裔。克钦族和我国的景颇族实为一脉,不过克钦族已经放弃民族原有,转而教。

  的民族现状有相当大的因素源于英国殖民时期。在外来殖民者维持自身对于当地原住民的过程中,利用各种手段原住民彼此之间的矛盾,实行分而治之的策略是极其常见的情况,而英国从历史传统上就尤其擅长此道。

  比如对于罗兴伽等族群的排挤,历史根源就在于第一次英缅战争(1824-1826年)后,英国签订《杨达波条约》并大量向干地区作为附属阶层来剥削原住民。一战后这些干不断的策划、发动叛乱活动,试图使干地区成为的国家;这直接导致了后来剧烈的佛教、教冲突和一系列。

  有135个民族,突出。图为科尔-米昂-皮恩村,一名阿卡族儿童透过木窗,看着摄影师的镜头。

  和中国不同,从殖民地中恢复并不是通过武力斗争实现的,而是由军的昂山将军在与英国谈判后,通过《彬龙协议》和平实现的。就像印度一样,这同样也是英国在历经一二战后国力大幅衰退、力量从全球自然收缩过程中,满怀恶意的给各殖民地留下的潜在陷阱。

  《彬龙协议》的核心内容是,为了获得各民族必须团结起来建立联邦国家,各民族对自己地区拥有“百分之百”的自治权;而在国家之后,只要各族受到不公平待遇,可以脱离国家联邦。上的过度性注定了《彬龙协议》是一纸含混、模糊、用过即废、不可能真正贯彻实施的条约;而各民族划地分治的基本局面又注定了条约破裂以后必然导致各地形成民族性地方武装割据,使国家陷入状态。

  就像建国之初的1947年虽然享有、但从未真正推行过,并没有真正履行它对于参与国家进程的民族的承诺。在1961年的第三次修正案中,索性将将第21条第一款修改为“联邦大多数的——佛教是国教”;而在经济建设等其它方面——比如资产国有化的过程中,类似的情况也是层出不穷。丛林雇佣兵

  在民族与矛盾的不断下,建国之初留下的体制在极短时间内就被彻底了。于1948年1月,而同年7月克伦自卫军就开始发动,并得到各地克伦族人响应,一度打到首都并占据半个;而今日也在的克钦军,当时却是缅族军的同盟,并与之协力击退了克伦军。至今还是世界上最尖锐、最复杂的国家之一,并一直处于事实上的和战乱状态中。

  除了一些较大的区域比如佤邦特区等,以自治的名义实现了事实并进一步寻求建国以外;各种较小的民族、地方族、甚至是纠结团伙也同样占据了各种大大小小的地盘,难以计数。而这种局面又往往存在大量的外来,比如运动的背后就有大量来自印度的支持。

  1950年4月,在的猛烈追击下,有3000多名军人带着家属越过国境密布的山地丛林进入,最终来到了金三角。图为一名少年士兵。

  今天各地割据武装以军贩毒,丛林雇佣兵以毒养军的行为模式,开创于之手。北洋和继承了满清以来的传统,财政上对于烟土()税的依赖极重;政策上虽然称“寓禁于征”,实际上却只征不禁,烟土在全国范围内成为和银元一样扎实的硬通货。最终的结果导致烟土成为各地军阀和的最主要来源,税烟为财,军阀贩烟作饷。

  而与毗邻的云南,正是中国最有名的烟土产区之一。云土素以高品质著称,而少数民族地区出产的夷方土更是可以和印度媲美。依靠烟土经济的优势,云南在军阀混战时期就获得了非常出众的军事实力;实际上蔡锷发动的护国战争中有很大一部分因素,就是为了打通云土销往四川、广西的贸易壁垒。

  云南的史,尤其是当地很多少数民族的史,不仅为70年代末以后毒品从云南向我国内地扩散埋下了极为浓重的伏笔,实际上也是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毒品生产国的前奏。

  在新中国建国以后,云南籍将领李弥手下的残部(第26军93师278团、第8军237师709团)从云南撤入,并不断试图伺机。由于实际上已打算抛弃他们(要求其自寻出,截止1950年3月底只汇了5万泰铢作为军饷),为了维持自身存在,李弥所部在开始的强制推行烟土经济,以制毒、贩毒维持给养和军饷。及至后来撤军返回,残部仍然有一部分留在了境内,继续从事毒品活动。

  金三角地区最早的生产,也是由英法殖民者在十九世纪中期扶持起来的;但其经济模式以殖民者派遣技术人员指导生产、设置收购站收购为主,类似于中国烟草生产。李弥残部在占据掸邦以后,开始武力垄断的种植、加工、贩运,使的产量从1948年以前的年产30仅仅10年间就暴涨到600;缔造了金三角地区的黄金时代——金三角真正世界闻名就是从此时开始的。

  事实上中缅边境的“金三角”地带,其具体的地理涵义和实际控制者一直都在变化;李弥残部到70年代末期被泰国后,已经停止了大规模制贩毒品活动。但此时他们以军贩毒,以毒养军的行为模式早已被被大大小小的地方割据武装所推崇效仿,形成了今日仍无法遏制毒品产业发展的局面。

  图为掸邦北部曼通镇的罗梅麦恩村,叛乱武装“德昂民族”的一名士兵离开一片被焚烧的罂粟田。

  新一代金三角地区要大得多,重心完全沿中国边境展开;实际上它早已不是接近正三角的形状,而且也不止涉及、泰国、老挝三国。严格的说,今天的金三角地区还包括了越南的莱州省和中国云南省怒江以西的部分地区。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党由于内部尖锐的解体,并分离出了以建立民族国家为目标的佤邦联合军(佤族)、果敢同盟军(果敢族)等民族性地方武装。由于意识形态上的和抵抗军的军事经济需求,这些新生武装力量也开始大量制毒贩毒,了李弥残部的旧。

  随着东南亚其它国家和地区反毒的力度越来越大,比如进入80年代后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传统毒品中转地国家贩运15克以上一律判处(中国是50克以上可判处);美国不断泰国加强反毒,开展大规模扫毒行动等;毒品外流渠道中南下的难度越来越大,北上入境中国的比重却越来越高。

  到今天为止,缅北超过80%的毒品都通过云南流入了中国。这种规模极其巨大的非法交易,需要大量人员,尤其是熟知国内情况的人员才能完成。事实上有相当多的毒贩都是来自于国内,手下指挥了不少兵的不在少数,相当一部分毒贩自己就曾经有过当兵进行武装或者贩卖毒品的经历。

  近年以来随着局势的变化,一改地方不就对毒品问题睁一眼闭一眼的姑息政策,态度开始变得强硬起来,例如2009年军进攻、占据果敢。在极其紧张的国内情势下,其它的地方民族武装例如佤邦都开始高度,对于毒品经济的依赖更是有增无减。

  在这种情况下,各地民族武装一方面既要把更多的毒品卖给国内,一方面又要尽可能加强自身的军事实力以应对未来的内战冲突,这都形成了巨大的人力缺口。可以想见,国内对于兵的需求只会进一步增加。而熟知国内情况、在国内存在各种联系的中国籍兵,也必然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的中国籍兵问题和金三角的毒品问题一样,根源上都是由于的民族地方武装割据引起的。然而国内有些观点仍然不合时宜的抱着“以夷制夷”的观点,认为邻国处于、内乱状态对于我国发挥国际影响力更为有利。

  然而源源不断的毒品输入和越来越多与云南境外有着各种牵涉的事件证明,这种损人又不利己的想法不会给我国带来任何好处。一天不消灭这些民族地方武装完成,毒品的大规模种植、生产和对兵的巨大人力需求就不会消失,对国内形成的大量毒品和就依然会持续存在。

原文标题:丛林雇佣兵 为何有大量中国兵:负案人员乐园 网址:http://www.northeasterncps.com/toutiaoxinwen/2020/0522/2531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灵丹妙药新闻网 www.northeasterncp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