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雇佣兵,记者亲历:随兵进入柬埔寨丛林

头条新闻 2020-05-22164未知admin

  柬埔寨南部的博卡,邻近泰国湾,是一片茂盛的原始丛林。有许多珍稀的动植物。林间小径可以看到新鲜的老虎粪便,以及散落的猪骨头……

  “瞧,那儿”,我身后的马克指向远处丛林中的一缕白烟,“一定是那些”。跟着马克的是10名柬埔寨公园的护林队员。他们在用高棉语闲聊,嘴上叼着烟,肩上背着AK47冲锋枪。丛林雇佣兵马克是负责训练他们的教官。

  在战后的柬埔寨,新一代的主义者正在发起一场偷猎偷伐的运动。马克是步兵。1992年,他曾随的维和部队来到过这里。当我说他是个兵时,他笑了,随后一本正经地说:“我是战术顾问,给这些护林队员指导有关的程序、埋伏技巧和夜间巡逻。”

  说线处炊烟。“看到没有,有两处的炊烟比其它的大许多,可能是两处锯木场”,他说道。“那些偷砍木材的人一般都就地扎营,伐倒大树,然后开辟出光滑的泥道,将原木运出去。”

  据马克说,护林运动的组织者之一是38岁的美国人皮特。这个组织雇用像马克这样的老兵来这里训练一批武装护林队员。皮特把他们的组织称做“荒野救助行动”。许多国家的图便宜雇用一些当地人来执行生态方面的法律。可是,这些人往往不能胜任。于是,该组织就找到当地,提出愿意提供经费来雇用一些较为专业的人,然后就请来了像马克这样的教官,教授军事战术和执法技巧。

  天色黯淡下来,我同这些队员一起回到简陋的宿营地。柬埔寨人抓紧时间擦枪。一台小型发电机砰砰地发动了,点亮了厨的灯泡,好让厨师做饭。在柬埔寨,几乎每个农舍在黄昏时分都用这种小型发电机。

  马克解释说,偷猎者不少是利用业余时间捞外快的,目标是一些珍贵的动物。也有一些是当地居民,来挖芦荟木或者黄蛇麻草。芦荟木中能提取上好的香料,而黄蛇麻草则是美白化妆品的重要原料。本来,这些行为没有什么大碍,但问题是他们往往杀鸡取卵,为了一点原料而毁掉整棵大树,更可恶的是还枪杀动物做口粮。

  许多偷伐者都带着链锯。一个新链锯在柬埔寨要花800美元,而一个人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12美元。所以,能一个带链锯的偷伐者可是个大收获。除了经济上的打击,更重要的是,能用得起链锯的往往是为黑市动植物贩子工作的人,这些人经常还带着武器。所有队员都同偷伐者打过枪战。

  第二天早晨,我们前往博卡国家公园北端,马克说那里的偷猎偷伐活动又起来了。10个护林员挤进了他们惟一的一辆卡车。马克、皮特和我另驾一辆车跟在他们后面,驶向一个叫皮西尼尔的小村庄。车程大约3小时。

  平常都是5个人、3天一班地在森林里巡逻,但是在这里,巡逻队伍的人数不得不增加了一倍。我们排成单行沿着一条古老的伐木道进入丛林。柬埔寨人的队长厄克吩咐5个人在前面领,另外5个人断后。

  手势在丛林里至关重要。马克一直在教厄克和他的人怎样无声地交流。举起握紧的拳头,意思是“停下”;手放在嘴上并竖起一根指头表示“安静”。深色服饰加上伪装,整个队伍可以在几秒钟之内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丛林中。

  为了加快速度,我们每4小时才停下来休息5分钟。在一个转弯处,厄克突然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大家立刻隐蔽起来。几秒钟后,传来一辆电动三轮车的声音。几个护林员端着枪突然从林中冲出来,把司机和车上的人都吓傻了。马克很骄傲地看着护林员训练有素地控制了局面,收缴了两个偷猎者的武器,让他们乖乖地站在一旁。

  两个偷猎者都是。那个戴棒球帽的司机一直说他没有偷猎。一个护林员揭开一个大口袋,里面钻出一只瘸了腿的麂子。在柬埔寨,这是动物。年龄大的那个偷猎者说麂子在黑市上可以卖个好价钱,通过中间人卖给餐馆可以拿到6000瑞尔。我以为他说错了,让他再说一遍,他说没错,就是6000瑞尔。线;护林员给两个偷猎者就野生生物的必要性上了一课。在柬埔寨每个偷猎者都要听这样一次课。两个偷猎者最后似乎都对他们的行为感到羞耻,频频点头。护林员罚了他们的款,并要将他们的车10天。对一个工人来说,这可是个要命的惩罚。最后护林员拿出一张表,上边写着不再偷猎,丛林雇佣兵让他们在按了。

  这一天中,我们在不到10公里的途上,碰上十几次这样的事情。常常是刚审完一个,另一个就冒出来了。偷猎者不得不排队等候护林员给他们上课和在书上按。

  太阳下山的时候,我们已经深入了丛林腹地,穿过了一条河,踏上上山的。远远看到一个偷猎者胸前挎着一把链锯走过来。看到我们,他惊叫一声,窜进丛林。厄克喊道:隐蔽!3个队员丢下背囊,跳入林子。也许这个偷猎者还有同伙,所以头儿命令大家趴着不要动。大家听到一点风吹草动都不免紧张。10分钟后,我们的人回来了。偷猎者逃脱了,但是,却丢下了他的宝贝———链锯。大家很高兴。因为这个家伙回去肯定不好交待。

  厄克倾向于将这东西“就地”。找了块大石头,大家轮流砸这个链锯。又在附近找来木屑和草放在砸坏的链锯旁边,点着火,于是,链锯就燃烧起来,冒出一股青烟。

  夜幕,我们开始挂上吊床休息。经过一天的劳累,那些队员和冲锋枪像钟表上的时针和分针重合在一起时的样子。每个人都静静躺着,身上的粘汗半天也没有蒸发掉。睡觉也不塌实,我们倒不是担心那些夜晚新来的狩猎者,而是害怕这里的“狩猎者”———眼镜蛇、丛林雇佣兵老虎、熊和巨蟒。白天,在丛林中像是走在一个动物王国,听到他们的吼声,看到它们的脚印,或踩上他们留下的排泄物,不过是感到惊奇和而已。但是,在夜晚,这些声音和动静就不仅仅是了,而是恐惧和担心。谁敢这些动物不会用致命的亲吻来我们的?(摘自8月5日美国《》)

原文标题:丛林雇佣兵,记者亲历:随兵进入柬埔寨丛林 网址:http://www.northeasterncps.com/toutiaoxinwen/2020/0522/25317.html

上一篇:兵丛林雇佣兵:是他们的逻辑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20 灵丹妙药新闻网 www.northeasterncp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