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锴雍喜忧本命年

娱乐新闻 2020-05-2279未知admin

  2月5日,穆迪投资者服务(下称穆迪)宣布,撤销对中国中科智集团股份有限(下称中科智)“展望为负面”的Ca评级。

  去年9月开始,中科智这家中国规模最大的民营,因被前高管举报财务造假、外资股东愤而董事长张锴雍,以及引发的众银行暂时中断与其的业务合作等问题陷入泥潭。彼时,穆迪多次下调了对中科智的评级。

  一直到去年12月12日,中科智发布公告,称已与其在新加坡发行的高级债券的相关持有人签定了谅解备忘录,债券投资人初步同意“债转股”。这一公告当时被普通解读为“张锴雍有惊无险”“中科智软着陆”。

  然而,2009年春节过后没几天,穆迪的举措让市场对中科智重组和度过危局的不确定性再生狐疑。

  2008年10月17日,包括董事长张锴雍和总裁魏勇在内的中科智集团高管和不少员工同时收到了一份题为“给邓西宁总经理的一封信”,洋洋洒洒三千多字,落款人为郭俊。

  郭俊和邓西宁何许人也?前者曾任福建中科智(中科智集团旗下子,下同)总经理;后者曾任中科智总经理,后调至福建中科智任总经理,即为郭俊的后任。

  “您如果急于在张锴雍董事长或魏总裁面前表现您的,我觉得您未免太自作多情。”郭俊在邮件中写道。

  从邮件开头的文字看,似乎是前任高管与后任间的个人恩怨;“朋友”变成了仇人,这是许多局中常上演的闹剧。

  然而,行文至中,这位福建中科智的前任负责人,却开始细数自己任职时的“家常”。

  “福建其实在3年多以前,曾经被人告上法庭,原告是H银行,被告是一家,欠款3000万,逾期很久,银行追讨本息,福建作为方承担连带责任被告。我当时非常讶异,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笔业务,也没有任何业务记录,作为总经理,我根本没有签过字。后来,集团有人打电话告诉我,叫我不要管、不要过问。”

  “近期厦门G银行准备张锴雍董事长以及其家族,因为他欠款5000万元,逾期将近一个月。但是,深圳中科智作为方,也赫然在被告的行列。G银行认为深圳中科智手续完备、事实清楚,可是他们不知道,深圳中科智的董事会的几名外籍董事,并不知道此事。”

  笔者发现,就在郭俊群发这封邮件前,中科智四位外方董事认为中科智存在“欺诈”的嫌疑,对其展开调查。尚不可得知外方董事是否了解福建中科智的情形;不过,2008年10月16日,四位外方董事长对外宣布集体辞职。

  中科智的“内乱”鲜为外人所知。真正传媒和银行集体关注中科智的,是中科智2008年10月底发布的财报。财报显示,这一年上半年中科智提取拨备后的净亏损为近12亿元。世界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审计这份财报后的结论是“无法出具任何意见”。

  消息传出,众银行大惊。深发展、民生、华夏等中科智合作银行一时间将中科智视为了一颗地雷,唯恐躲至不及。而中科智的外方股东——美洲投资银行、亚洲银行、花旗亚洲企业投资、凯雷、GE商务金融集团要求张锴雍进一步通报中科智详尽的资产状况,甚至萌生退意。

  似乎所有之前与张锴雍有过业务来往的人都变得谨慎起来,其中包括张荣律师。她是广东竞德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代理中科智集团诉讼湖南酒鬼酒集团,最终获胜。张荣一向持心态,但如今中科智事件发生后,她婉拒了笔者的采访要求。

  业内一时风声鹤唳。不过,与的喧闹相成对比的是,中科智集团内部表面显得很平静,除了从张锴雍、魏勇等人在内的核心管理层频繁开会之外,普通员工仍是朝九晚五、打卡上下班。中科智执行总裁魏勇在其办公室接受笔者采访时甚至表示“清者自清”。

  一个多月后的2008年12月12日,中科智公告称危机缓解。张锴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有信心获得外资股东的谅解和支持。”这与此前两个月危机进行当中张锴雍电话婉拒笔者的采访形成鲜明对比。

  有人说,中科智的危局是近年来大行其道的外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扶植民营企业模式陷入的一个缩影,但更多人称“内因决定外因”。

  记得几年前,掌门人张锴雍提出中科智的目标是成为“中国的利美”。没想到,中科智与利美——美国最大的债券和金融——于今年划出了两条形状几乎完全一样的抛物线;张锴雍一语成畿,差点“有去无回”。

  张锴雍是湖南湘潭人,毕业于中南工业大学金融材料系,后来获得了金融学和管理学双博士学位,可谓是位“学者型商人”。他搭借上世纪90年代海南暴涨的东风发家,于1999年跌跌撞撞进入了业,成立国内首家民营(2004年成立集团),并请经济学家陈志武等担任董事;当时深圳市场主要身影是深圳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服务和深圳中小企业中心这两位“国有老大哥”。

  在美国,早已是一种用途广泛的金融工具,可帮实施政策,也可为市场实施商业性业务服务,其核心在于信用增级。而在日本,业是典型的主导型,强调的直接支付功能。、

  中国一直到1993年,经批准,第一家专业机构——中国经济技术投资才宣告成立。

  张锴雍彼时以民营的名义分食业蛋糕,银行自然对中科智信用有所顾虑,要求它在为客户提供贷款时,必须有等额的存款金。张锴雍的策略是“以退为进”——乖乖地听话;银行的态度于是开始转变,不断调低中科智的存款金,从等额降到了5%,甚至豁免。

  “张锴雍从一开始就是一位非常谙习利用‘中国式’游戏规则将自己做大的商人。”一位已离职的中科智高管向笔者说。“张锴雍不满足于靠吃佣金过活,他从一开始就在考虑新的业务模式。”

  2003年开始,张锴雍开始尝试将和风险投资结合起来。他甚至在学术上发表论文,大谈“投资”的趋势和益处。他的思是由原先向所的企业收取的3%的保费,降为1%,其余2%采取转换股权的方式。

  与此同时,张锴雍开始进军银行业。这一年的7月,五家民营银行的申请组建方案提交银监会,其中一家为 “深圳民华银行”,第一大股东即为中科智集团(持股18%);然而最后由于政策原因未获批准。几乎在同一时间,中科智受让厦门商业银行7.7%的股份,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

  2006年7月在广州举办的一些上,张锴雍与大家分享自己的商业模式时称:“用投资者的眼光做信贷,善玩高低杠的企业家才能回避风险。”

  一直到2008年5月底, “中科智PE基金一”这一阳光私募才宣告成立,中科智与深圳发展银行签署战略协议,并表示将募集2-3亿元,投资于高速成长的客户。

  没想到5个月后,中科智拨备后净亏损近12亿元的消息传出后,坊间有传言称张锴雍挪用资金炒炒股导致巨亏,这使得中科智高层对上半年还挂在嘴上的“投资”一时讳莫如深起来;中科智执行总裁魏勇在接受笔者采访中,始终对此闪烁其辞。

  笔者调查发现,实际上,张锴雍一直对他的老本行业心有戚戚,对炒股亦持心态。2003年期间,中科智集团研究发展部一位人士张锴雍到抄底恒指,张表示同意,但后来变卦,这一年“五一”长假后改为却在买了一处产。

  笔者见到这位人士,提及当年事时,他的情绪有些激动,脸上写满遗憾:“尽管后来那块产也升值了,但远不如抄恒指的大底划算,太可惜了。”

  在中科智深圳总部会客室外,张锴雍的金融野心跃然墙上:“力争未来五到七年,中科智实现年额1000亿元、年投资额实现100亿元、年贸易金融额实现100亿元的业绩目标!同时实现年利润额10-15亿元的目标!”

  而据中科智公布的数字,迄今为止,中科智集团的累计额约700亿元,2007年完成额超过260亿元,利润近3亿元。

  张锴雍要实现这一近乎“式”的目标,唯一途径便是加速扩张,同时借力资本市场的杠杆。

  除深圳中科智外,张锴雍已将中科智的大旗插上了、上海、长沙、福建、广东、河南、江苏、重庆、杭州、山东等地。同样,从去年年初开始,中科智旗下针对个人业务的中兰德以同样的方式在全国一些主要城市遍地开花。

  这些子非常注重与当地力量的合作,不管是国有资本还是民间资本,符合一定条件均可参股。同时由于中科智的行头龙头地位,每到一处,都会受到当地的热烈欢迎。

  事实上,除等中科智个别子外,“中科智系”大多数地方子只是“看起来挺美”。

  “福建账户上有多少资金?从来有没有一分注册资金实际到位的?我们苦心积虑,空手套白狼,都已经习惯成了自然。”福建中科智前总经理郭俊说。而他在任时的2005年4月的一次活动中,曾表示“福建中科智将进一步完善内部资金结构,加强预警机制。”

  对于张锴雍的上市梦,笔者拿到的一份制订于2001年9月的一份中科智《商业计划书》显示,彼时张锴雍就图谋上市,首先地点是纳斯达克,主板市场是“备选”。要知道,2001年7月中科智才开始盈利。然而直到现在,中科智仍未上市,只是通过新加坡证券交易市场这台发行债券。

  5年前,国内圈连续发生了几起大案,气氛紧张,张锴雍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称自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天天像走钢丝,稍有不慎,就可能跌入万丈深渊。”如今中科智身陷危局,张锴雍虽然有所不安,但并没有像当时一样“神经高度紧张”;这不失为一个有趣的对比。

  事实上,中科智去年年底危局缓解,与深圳市的帮扶和支持息息相关,彼时张锴雍称将以实际行动相于“”。然而2009他的本命年开局,穆迪就和中科智开了一个“玩笑”。中科智的危局,似乎远没有结束。

原文标题:张锴雍喜忧本命年 网址:http://www.northeasterncps.com/yulexinwen/2020/0522/2539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灵丹妙药新闻网 www.northeasterncp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