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锴雍的人物介绍

娱乐新闻 2020-05-2258未知admin

  张锴雍,湖南人,性格颇为强势。2008年,张锴雍在“胡润金融富豪榜”上名列第14位,财富总额为22亿元。

  自2005年开始,先后有四家外资股东——亚洲银行、花旗亚洲企业投资、美国凯雷集团和美国通用商务集团——入股中科智,总投资额达1.1亿美元,持股比例达40.82%。

  2006年11月26日,中科智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挂牌发行1亿美元债券,年利率为10.5%,为期五年。包括比利时、英国、美国、新加坡、等地以基金管理为主的11家机构。

  2005年5月,中科智引入了真正的外资股东亚洲银行,获得1000万美元投资。

  此时,也正是全球流动性泛滥、资金频频寻找投资机会的时候。中科智以其“中国业老大”的背景和亚洲银行投资的背书,一时颇受青睐。

  同年10月,花旗亚洲企业投资(CVCI)入股2500万美元;次年3月,美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凯雷集团紧步其后尘,亦投资2500万美元;2007年10月,美国通用商务集团(GE Capital,下称GE)投资入股中科智5000万美元。

  外资进入的目的,是将中科智打造成一个的业品牌,完成海外上市。有投行认为,上市后的中科智估值可达40亿美元。按照中科智商业计划书上的规划,在此后五年至十年内,中科智将在全国主要省市都成立子,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

  获得资本金的中科智随即在全国展开铺点,在原有的深圳、、上海、福建和长沙等的基础上,又在广东、、浙江、重庆、江苏、福建、湖南等地,成立了多家中科智系列,2007年底,称整个集团累计净资产达到32亿元。

  规模的急速扩张,对中科智原本粗放式的管理提出严峻挑战。各地子均为法人,可谓打着中科智旗占山为王、开展业务的诸侯,发展境况各不相同,收入和利润也没有随着规模而增加。由于先天不足,集团需要通过抽逃子资本金、抽调客户金636f7079e799bee5baa等手法,来规模和业绩,这也受到各地“诸侯”的抵触。

  据参加会议的人称,时任中科智集团财务总监王琼披露了一组令人吃惊的数据:中科智2006年的线年三年中,中科智实际业绩均为亏损,委托外部审计公布的利润却分别为8071万元、7289万元、1.4亿元。

  这意味着,截至2006年底,中科智累计包装利润5.8亿元,虚增资产11亿元,实际发生代偿超过4亿元(并非此前对外宣传的5000万元)。

  据前述内部人博客文章描述,在这次会议上,张锴雍承认:“以来,其实都没有赚钱。为了引进战略投资者,为了上市,不得不包装利润和收入,这个窟窿越来越大。七个锅两个盖,怎么捂盖子,一直是我的心病。现在,我扛不动了。”

  会上,张锴雍称,高管们可以选择离开,或者和他“同舟共济,共闯未来”。所谓同舟共济,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真实业绩、如何应付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

  2007年5月17日,中科智在“”了高管思想后,召开集团业务专题会议,核心是如何“完善”虚假委托贷款业务(中科智内部称“集团业务”)以通过审计。

  委托贷款业务,是指中科智向急需资金的企业发放高息短期贷款。这块资产和相应的收入,占到中科智公开数据近五成左右,2008年中,这一数字超过17亿元,给客户的利率高达21.6%,但事后则爆出9亿元以上的亏损。

  一位中科智高管发给《财经》记者的一份会议记录显示,德勤曾对委托贷款业务起疑,主要是金额巨大,但业务档案和流程过于简单,资料缺漏太多,客户注册地址有异。

  事实上,相当大一部分的委托贷款只是在中科智内部资金空转,即“左手贷给右手”,反复操作,用以制造出虚假业务规模和资本金规模。但问题在于,贷款方往往只是一些资本金很少、缺乏资质的壳,很容易被人。

  在2007年5月的会议上,时任中科智风险控制中心总监曾昭勇提出了虚假委托贷款的“A、B模式”,借以回应会计师的质疑;即把承接贷款的壳称为B,承认其是受中科智实际控制的壳,多为中科智员工或家属注册,但贷款的真实使用方是另外一家(被称为A),后者一般实力雄厚,却不方便出面贷款,因而由A为B,B出面贷款。

  2007年10月29日,中科智再次就所谓集团业务召开会议,针对的是年底的审计业务。《财经》记者获得一份资料,实录了这次会议的全过程。会上,曾昭勇布置了六种集团业务的类型,借鉴的是过去存在的真实委托贷款案例,其中有贷款、企业收购贷款、赎楼按揭贷款、AB模式贷款等。

  各地中科智对这些“任务”,作假本身容易出现漏洞,也带来沉重的财务负担。一位高管表示,注册1亿元的,一年做“集团业务”要付出的成本包括税收在内,最少在四五百万元,因此,实际的资金“黑洞”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大。

  对此,张锴雍表示,这个做法是为了一次性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此后可通过一系列业务扩张和资产变现弥补亏空。

  中科智虚浮的扩张和引资模式,终因内部利益失衡而倒塌。2007年10月,GE以5000万美元入股,持有中科智8%的股份。与以往引资不同的是,GE购买的是张锴雍手中的旧股。为了不稀释自己的控股权,张锴雍先从高管手中回购了部分职工股,但定价仅为成本加利息。

  此举最终成为张锴雍和高管、员工之间矛盾的导火索。张锴雍在去年12月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承认了这一点。

  2008年7月间,中科智前高管关于中科智造假的详细举报信,放到了几位外资股东的桌上。

  2008年7月21日,中科智再次紧急召开高层会议,公布了前高管的这封举报信。举报信称,中科智历年累计亏损七、八亿元,业绩一贯造假,利用壳作虚假委托贷款业务,高峰时候年度虚假委托贷款业绩十多亿元。为了此项造假业务,中科智每年的成本就上亿元;另外,中科智发生的代偿实际高达数亿元。

  举报信还称,发债募集来的资金,转手就被大股东利用委托贷款的形式,变成大股东的自有资金,参与深圳平安的配售,然后将股票抵押给银行套现。

  《财经》记者获得的一张此次视频会议的资料显示,在这次会议上,张锴雍承认,举报信内容大部分属实。不过,此时张锴雍仿佛如释重负,将其看做一次“硬着陆”的机会。

  “以前我感觉自己抱着一个秘密、包袱在前行,以为别人什么都不知道,实际上,他们(外资股东)不傻。”在这次会议上,张锴雍自嘲道。

  随后,中科智公布2008年中报,果然采取“硬着陆”的方式,称因委托贷款业务巨亏,计提拨备14亿元。其中,为约17.29亿元委托贷款计提了高达9.47亿元的拨备,另出现了4.6亿元的贷款损失。对这一戏剧化的业绩“跳水”,张锴雍公开的解释是,经济形势突变下中小企业冲击。

  除了虚构业绩,中科智与张锴雍的私人中科智控股之间,账目混淆且不透明,也令外资股东和员工们疑窦重重。多年来,依赖中科智这台,中科智控股获得了源源不断的资金。

  张锴雍曾向《财经》记者表示,中科智控股注册资本2亿多元,负债约7亿元,并称相对业务而言,“利润贡献最多的,其实是金融投资和。”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07年末,中科智控股营业收入达20亿元,净资产为35亿元,总资产大概是40亿元。

  中科智前高管人员透露,中科智控股大概有七八笔金融股权投资,其中包括厦门商业银行和国泰君安的部分股权、1400万股平安股权等。另外,旗下还有深圳市中科智工贸发展、深圳市中科智资产管理、张家界山水天下置业有限、张家界亘立国际酒店等产业。

  2008年12月24日,除亚洲银行的三家外资股东,最终和中科智达成了和解协议。亚洲银行由于自身并非商业机构,一旦发现被投资企业有不诚实行为,就必须退出,不能为了商业利益苟且和解。在回应《财经》记者采访申请时,该行总部发言人谨慎表示,“有关法律程序还在进行当中。”

  2009年3月27日,中科智在深圳召开“最新情况通报会”,称与持有1亿美元债券的债权人达成“债转股”协议。这一协议倘若实施,债券持有人转为持有中科智40%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张锴雍的股权被稀释到32.26%,四家外资股东的持股则稀释为24.49%。

  这意味着中科智控制权的让渡。未来的中科智董事会,将由债券持有人委派五名董事,张本人只能委派三名董事。债券持有人还有权任命集团总部的财务总监、风险管理总监,还有权委派首席重组官。

  至于如何弥补资金“黑洞”,张锴雍曾提出将中科智控股的资产装入,但外资股东一直没有同意,毕竟没有人了解中科智控股的真实情况。最终的解决方案是,中科智声称对深圳中兰德经纪评估有应收款11.72亿元。后者为张锴雍私人控股集团的名下。另外,张锴雍对国泰君安的股权投资4.04亿元,原为其私人名下资产,目前已被注入到中科智。另外,还有8.18亿元的商誉为并购差价。

  这一系列安排,意味着张锴雍承担了中科智虚构业绩、挪用资金造成的亏空,亦以变卖资产、承认负债、注入股权等实际行动填补了部分资金“黑洞”——虽然不确定性仍然存在:张锴雍是否有能力归还11.72亿元的应收款?国泰君安股权是否质押给银行?8.18亿元的商誉是否意味着还未填平的窟窿?

  中科智内部人士透露,张锴雍能有此救赎行动,不仅是因对自己一手打造的中科智的深厚感情,也是因为和外资股东达成了私下交易,即外资股东放弃了追究其个人责任的。在去年8月的“逼宫”行动中,外资股东曾表示,要在以欺诈罪将张告上法庭。但截至《财经》发稿前,《财经》记者未获当事双方的确认。

  “他毕竟没有一走了之。”2008年11月,一位外资股东代表人曾对《财经》记者如此表示。

  被层层披露后,受创最深的是中科智的信誉。中科智的最大合作方银行,已于今年5月冻结了中科智在该行约1亿元的存款。2008年底,银行通过中科智的贷款高达31亿元,而原先正常年份,银行对中科智的贷款往往收取零金。

  中科智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第一生物化学药业有限通过中科智在银行的2500万元贷款已经连续两次展期,尚无明晰的还款计划,银行可能要从被冻结的中科智账户中划取资金。此外,现在还无从判断这是否属于中科智借企业之名套取的贷款。在中科智危机出现后,这些被借用名义贷款的客户急于向中科智追讨资金。目前,这种性质的资金规模不详。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银行冻结资金为自保,量也不多,但中科智内部资金缺口太大,缺了这点钱很难运转,不少投保客户保函到期了却退不出金。再这样下去,会引发诉讼乃至‘挤兑’。”

  “100多万元的金,四五月份就到期了,但钱到现在也没有全部退给我们。每次讨债都在中科智遇到和我一样去要金的人。下周要是还不把钱打到账上,我们就要。”一位到中科智讨债的中小企业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表示。

  据追债人士介绍,中科智做业务时,一般要求企业先交纳10%的金和2%-3%的费,才出保函做贷款,利率一般上浮20%。由于银行对中科智的贷款往往实施零金制度,企业交纳的金就很容易被中科智挪用。按照惯例,企业还完贷款后,中科智应在三日内退还金,但现在无法兑现。

  目前,中科智已经收到十多份律师函,要求在一定时间前退还到期的金。

  6月下旬,有部分中科智的客户表示,获得了中科智退回的一半金,并得到,剩余部分将在半个月后退还。

  有员工表示,中科智整个集团都面临退还金的压力,集团财务部门要求各地分退还金必须提前一个月申请。

  在此紧急关头,6月,张锴雍宣布将中科智控股名下的张家界山水天下大酒店项目出售,价格不详。中科智员工相信,中科智近期退还的金多来自于此。

  中科智还一直在谋求深圳市对深圳进行注资,尽职报告已经完成,等待批复。但因近期深圳正在经历市长被“”的人事地震,这一“救命之水”短期尚难落实。

  继3月27日中科智在深圳召开通报会之后,张锴雍于五六月份开始在、上海、深圳等地进行系列演,希望赢得银行的支持,启动日益紧缩的业务规模。

  在演中,张锴雍称,2008年底,中科智亏损1.5亿元,总资产39.45亿元,所有者权益26亿元。他同时将中科智的自救和重组计划展示给银行,以期市场的信心。(摘自2009年6月12日出版的《财经》署名文章《中科智:原罪与救赎》,记者张冰、张曼)

原文标题:张锴雍的人物介绍 网址:http://www.northeasterncps.com/yulexinwen/2020/0522/2539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灵丹妙药新闻网 www.northeasterncp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